• 战士渡冤魂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在早些时候,婚姻都是家长安排的,儿女们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,往往都是入了洞房才知道对象长什么样子,更别提什么婚姻自由了。

   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,那时,小篱笆村的大老刘家比较富裕,有几十亩地。虽不能和大地主们相提并论,但也算是村里的上等人家了。

    大老刘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三年前已经结婚生子,二儿子栓柱脑子不好使,最多也就七成熟。到了栓柱十七岁的时候,大老刘便给他娶了个媳妇,是隔壁村一个十四岁的姑娘,名叫阿香。

    阿香父亲死的早,母亲领着他们姊妹三个吃了上顿没下顿,就将十四岁的阿香嫁给了傻乎乎的栓柱,为的是闺女到大老刘家有口饭吃不至于饿死。从此,阿香小小年纪就每天早早的起来做饭、洗衣服,脏活累活都是她的。

    阿香没有怨言,因为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是这样,姑娘们越是嫁给大户人家规矩越多,女人们能适应的就适应,不能适应的就忍受,过了门就是人家的人,要打要罚还要看人家的规矩。那个时候的女人,不是一个难字就能诉说完的,受苦、受累,还要受罪。

    有这么一天,婆婆忽然把阿香她们妯娌俩找来,让她们一起跪下,一直骂着她们是嘴馋的败家玩意。婆婆骂了半天,最后阿香才听明白,原来婆婆今天从鸡窝里少收了三个鸡蛋,来询问是谁偷吃的。

    你也许会纳闷了,三个鸡蛋也不至于这样子吧!唉!你要不相信可以问老辈人,老辈人肯定会告诉你,那个时候婆婆在儿媳妇面前都拿架子,不是有句话: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吗!明白了吗?不明白就慢慢的咂摸一下后味吧!

    婆婆数落了半天也没个结果,两个儿媳妇都摇头说没偷吃,一直数落到后半夜,婆婆最后终于困了,让大儿媳妇起身回屋睡觉,却指着阿香让她跪到天亮。为什么让大儿媳妇去睡觉,而单单罚阿香呢?因为大儿媳妇娘家比阿香娘家有钱,明白吗?

    这无缘无故被人冤枉,心里委屈无处述是最憋屈的。娘家是穷,但娘家里的娘亲虽不是对自己百依百顺,但也是很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疼爱自己的。再说自己丈夫有些缺心眼,意味着自己在婆家无依无靠,就要受委屈。

    阿香越想心里越难过,哭一通,念一通,再哭一通,真是叫天不应、叫地不灵。最后,她从地上爬起来,找了根绳子,将自己吊在了房梁上……

    从来人死魂不散,何况死的有冤屈,阿香上吊死后,大老刘家里就闹开鬼了!虽然也请了神婆、神汉前来施法捉妖,可都是无功而返,他们说:这女鬼怨气大,自己无能为力。没办法,大老刘一家子只能搬离了这座宅子,从此便再无人敢来。

   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,这个时候时全国已经解放,后来,分地主家田产的时候,这所宅子分给谁都不要。

    有这么一天,一个回家探亲的解放军战士回到村里,听说此事后,主动向村里提出申请,他们家愿意分到这所宅子。

    老村长说:“唉呀!年轻人啊!这所宅子不干净啊!我怕你……怕你被怨鬼所害啊!”

    解放军战士说:“俺跟你说,战场上死人堆里爬过无数遍,枪林弹雨我都没怕过,何况……”

    “行行行!俺知道你胆子大,从今往后,这所宅子可就是你的了,万一要有什么事,你可不要找我骂娘啊!”老村长说完,将手里的钥匙交给他,转身摇摇头走开了。

    在干部那里办了手续,解放军战士当天晚上就搬进来,你还别说,别人家分地主的宅子都是几家、或者十几家分一处,他自己分了整个宅子,足足有十五间大房,而且村里还没人跟他抢,这个解放军想想都高兴。

    夜深了,解放军战士正睡的迷迷糊糊,感觉被人给推了一下,睁开眼睛一看,发现自己的床前站着一个人。原来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,衣服穿着很朴实,脖子上还围着一条红纱巾。

    那姑娘见解放军战士醒来,飘飘下拜,然后面无表情的说:“公子辛苦了,奴家见公子入住此地,特来拜会。”

    解放军战士一看,这就是村民们传说中的女鬼啊!看她脖子上围着的纱巾,肯定是想掩饰脖子上被绳子勒出来的痕迹。

    解放军战士跟女鬼说:“姑娘啊!我不管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你跟这房子有何渊源,你以前的事情我也不好多问,但是,从今天开始啊!这房子主人就是我了,俺也请你不要打扰我休息!”

    那姑娘面带伤感,悠悠的说:“公子,奴家做一个简单动作,如果公子能够做得来,奴家从此再不打扰。”

    那姑娘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根绳子,熟练的挽成一个绳圈,然后往房梁上一扔,将自己的脖子伸了进去,挂在那里晃来荡去。过来一会儿,姑娘又从绳套里下来,指着房梁上的绳套问:“公子可否做得来?”

    解放军战士看了看房梁上的绳子,面带微笑走到绳套跟前说:“这有何难!”就见解放军战士一抬腿,把一只脚伸进了绳套里。

    “错了,公子做错了!”那姑娘在旁边喊着。

    解放军战士将脚从绳套里拿出来,对姑娘说:“姑娘啊!我没做错,是你做错了啊!人生在世,既然有七情六欲,必然也会世途坎坷,将脖子和脚无论那个伸进这绳套里,都是由自己选择的。在无路可走的时候,要是换一个方向想想,自然能够柳暗花明又一村啊!”

    “你……”姑娘话虽张口,但是她在寻思!

    解放军战士接着说:“姑娘啊!不论是这世间圈套,还是那樑上圈套,实际上,这不都是你自己结的吗?当初如果你选择将脚伸进圈套里,那么也就是另一个结果,你说,咱俩谁错了?”

    “唉!你没有错,我也没有错,也许是命运安排错了,这……也许就是我的宿命。”姑娘说完,眼泪扑簌簌流了下来,向解放军战士道了个万福,“多谢公子点醒,奴家告辞!”那姑娘说完,化作一缕青烟不见了。

    从此以后,这所宅子再也没有闹过鬼!

    上一篇:想我所想

    下一篇:有个和17岁一样遥远的地方叫凯里